一出好戏,一个人的独角戏

2019-11-03 作者:影视推荐   |   浏览(195)

看了网友的脑洞去看的,看完觉得马进真的是一个精神病患者啊,参加团建的所有人除了珊珊是幻想出来的,其他人其实都是马进分裂出来的人格。

看的时候没有想太多 开始的时候只当喜剧来看 但如果只当喜剧来看又有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地方 这个或许就是这部电影留给我们的问题 想要让我们自己去发现探索吧 之后也看了好多地方自己的猜测 觉得有些说的在理 有的就比较扯 解决了一部分疑惑 但是有些地方仍然就是比较说不通的地方 但确实给我们一些值得思考的地方 在极端环境下 人性真的有一些难以捉摸 为了自己生存 真的可以做出一些我们有可能在平常中做不出来的事

在伦敦的Westfield看的夜场,和之前的three idiots操爆教育制度和pk靠幺宗教作为权力机制一样,这就是要婊父权社会和性别不平等,以最大的诚意和最深思熟虑的铺排。

接下来我们来一个一个解疑,马进作为一个精神病患者他从来没有想过自杀,所有人也就是马进的“通”特征就是活下去,所以当所有人到岛上之后不管多么害怕多么绝望都从来没想过自杀,后来这些人为了吃的打架的时候有个女的喊了一句“我们要活着啊”更说明了这一点。

看见有人说这是父权体制下的女权电影,觉得这部电影不够女权的人眼光和觉得有航母=电影就很牛b的人一样独树一帜(不可理喻),性别平等和女权运动不是在为没有jj的人争取一根,而是要去反思父权作为一个体制(不是一个器官,所以指责父权不是指责男人,支持女权不等于女人要杀光男人,或者女人跟男人一样),如何让个体跳出性别/性取向这样的社会建构,以及当中的标签和框架,去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

而于和伟、王宝强、张艺兴所扮演的这些角色则是马进的突出特征,至于马进自己从头到尾都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好人”,因为这样幻想出来的珊珊就会喜欢自己并且只喜欢自己一个。开始不知道在岛上如何生存时,也就是大家说的原始社会,马进把自己想象成王宝强扮演的角色,贪恋权力,凶狠暴力,最后大好人”马进和于和伟扮演的角色拯救了大家。到了货币时期,马进又把自己想象成于和伟扮演的角色,狡猾、贪婪、出尔反尔,最后“大好人”马进和张艺兴扮演的角色拯救了大家。进入文明时期,想象出来的张艺兴扮演的角色又出场了,再发现船知道现实世界存在但却不愿相信之后黑化了,“大好人”马进和王宝强、于和伟扮演的角色最终救了所有人,加上最后张艺兴扮演角色的失忆,三重黑暗面成功洗白。最后不知道船来没来,反正岛上就剩“大好人”马进和珊珊了。

几个不落俗套的细节,决定了电影是有赋予女性主体性的电影。
1. 女儿最后决定要认真摔跤,并不是爸爸的意愿,而是看到同龄同村的朋友出嫁,感慨一个农村的女孩子,14岁就要嫁人,从娘家到夫家作为最廉价劳动力吃得最差做得最多和奴婢的命途,貌似作为摔角手,是唯一有可能打破这个底层女性魔咒的选项,继而自我觉醒的
新壕天地,2. 最后一场关键赛事,如果是女儿在父亲的指导下赢了,那赢得还是父亲的意志,但是剧情安排了父亲被教练锁在了杂物房,女儿惶恐后凭自己力量赢了比赛,并且想起父亲第一次把自己抛下河,说的话:I cannot save you, I can only teach you how to save yourself. You are the only savior in your life (大意)。

北极熊和放着礼花的船都是马进进不去的现实也就是正常生活,彩票我觉得可能说的是马进曾经是有希望过正常生活的但因为一次重大打击(就是旅游船失事)最终没能过上,不时出现的蜥蜴指的应该就是观察他的正常人类吧。

电影三个小时,前半场讲父亲如何将女儿训练成国家运动员,最大的冲突在于农村的性别歧视和父亲/女儿的努力挣扎;后半段讲女儿讲institutionalized的国家队训练对抗父亲的土方法和训练哲学。
故事煽情的地方完全不刻意,但细微入肉,没有多余的爱情/纠缠/狗血。

所以这一切的一切都只不过是马进自导自演的一次次自己拯救(美化)自己,其实是在尽情释放自己黑暗面的一出大戏。

影片一开始,镜头都是印度男性的摔角手,以及父亲作为运动员,但因为举国体制对身体的摧残以及福利家庭的不重视,导致出身贫穷的他只能放弃金牌梦想回到家乡当一个文职,但是依旧希望为印度拿一枚金牌,所以业余帮助当地对男摔角手训练,也一直希望有一个儿子被他训练,完成他的梦想。奈何一连四个都是女儿,他几乎要放弃的的时候,发现两个女儿暴打了两个男同学,才发现,摔跤,女的也有天分啊。然后带她们训练,这个过程很好展示了性别从出生开始作为一个社会建构如影随形,你的衣着(爸爸责骂女儿为啥跑不快,女儿说这样的衣服-纱丽,咋跑啊?),发型(社会期许的长发剥夺了多少她们的时间和精力打理,以及开始不能接触本来也擅长的运动),生活节奏(开始训练的第一件事,就是不用做任何的家务,在印度的大多数普通家庭,女人必须一辈子包揽家里最沉重的家务),饮食(女儿训练了一段还是打不过男孩子,后来才发现她们吃得差,完全没有足够的蛋白质摄入),最最可怕的,是社会的规训暴力(男孩子嘲笑她们,当她们是会摔角的性器官消费,女孩子们蔑视她们,觉得她们竟然敢不一样,村里的所有人都说以前没有女人可以摔角的)。这让我想起自己一路以来,经常在旁边神神叨叨的“女孩子应该温柔,应该服软,应该顺着男人;不应该据理力争,不应该有任何竞争心,甚至是,不可以学好物理数学化学,不可以不结婚不生孩子,不可以有那么多自己的主见,不可以玩好体育)。这些包装着关心/关怀的诅咒,把一个个人,挤压到了社会的性别框框里。

果然脑洞越大电影越好看,感谢我的沙雕网友们,我的快乐源泉。

所以当你说女孩子天生不可以如何如何的时候,你有没有想到的,你自己也是人为创造这个诅咒的一员?!

本文由新壕天地发布于影视推荐,转载请注明出处:一出好戏,一个人的独角戏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