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学校,我内心的天平没法儿接收这样的怪圈

2019-10-09 作者:影视推荐   |   浏览(184)

《蜗居》里,宋思明出轨之后,宋思明的老婆跟宋思明说过这么一段话:
  “你是我丈夫,我要的,不是你多么风光显要,多么飞黄腾达。那都是给外面人看的。我要的,就是到老有个伴,孩子有个爸爸。不过,现在我知道了,我这十几年的付出,得到的不是自己老了以后有个相互扶持着走向墓地的人,却是在为别人做嫁衣裳。我度过了苦尽,把甘来留给后人。……我们两个,好聚好散。我不去指责你有多么的无情,多么的忘恩负义,多么的朝三暮四,因为到我这个年纪的女人,早就该明白,男人都是一样……我活该自己做了垫脚石。没什么可抱怨的。……不爱了就是不爱了,不谈对错,不谈谁负了谁。但不要给自己贴上道德的标签。”
  当初看到这一段话时,犹如被当头浇了一盆冷水。因为我们人人都盯着宋思明对海藻是不是真爱,可是我们都忘了,他家里还有一个饱尝心酸的糟糠之妻。
  《廊桥遗梦》也一样,无非就是把出轨的那个人,从宋思明换成了女主。二者都是人到中年,都是平淡生活下的激情相爱。宋思明和海藻爱得死去活来,掏心掏肺;摄影师和女主爱得浪漫深沉,走心走肾。它们都在竭力美化出轨的动机:每一次暧昧都回味无穷,每一场情欲都欲拒还迎,浪漫的火花、激情的碰撞,甚至不惜给人制造一种追求一生挚爱的错觉。
  和《蜗居》一样,《廊桥遗梦》里,每一个人都在纠结如果自己是女主怎么办?如果自己是那个摄影师怎么办?可是我们都忘了,他家里还有一个被人忽视的倒霉鬼,那个无辜的糟糠之夫。
  我们都喜欢歌颂爱情,可是如果我们从那个糟糠之夫的角度去解读,你会得到一个完全不一样的故事:尴尬的第三者插足,妻子的精神肉体双出轨,冰冷的爱情毁灭,残酷的家庭破裂。
  这才是真实的狼狈。
  无论男女,没有一个人能在现实生活中接受《廊桥遗梦》写的这种事情:你结婚了,带着孩子出去旅游了四天,期间一个老司机进了你家,和你的爱人撒欢儿地滚床单,精神肉体水乳交融。
  没有一个人能接受这种事情。
  奇怪的是,最后TA还很无辜地跟你摊牌:我们虽然睡了,但是我们之间是真爱,我依然想和你在一起。
  ——于是真正吊诡的地方来了——
  好,你们是真爱,我信。可是,你跟我讲这个是什么意思呢?因为你们是真爱,所以我活该?所以我应该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祝福你们?所以我应该忍受你在我和TA之间来回跳?
  对不起,没有人能做得到,因为这不公平。什么是公平?大幕一拉开,你当哪一个角色都差不多爽。可是在这场戏里面,人人都想当老司机,开车去拍麦迪逊桥,接着邂逅一场浪漫,没有人是愿意当那个戴绿帽子的。
  这就是不公平。这种不公平,与女主角和第三者摄影师之间是不是真爱无关,与女主角是否尊重婚姻,尊重爱人有关。要知道,那个被绿的糟糠之夫,也一样和你有过花前月下,也有过山盟海誓,还有过彼此承诺相守一生的婚礼。他和女主经历过相知相识相恋的全部过程,最后结婚,婚后挣钱养家,照看孩子,兢兢业业。
  你们是真爱,那我算什么?
  《蜗居》里的宋思明的老婆在控诉宋思明出轨的时候,忍不住回想起当初,她说:“从你住在一间单人宿舍里,我们有了萱萱,我自己一个人带孩子,你出国进修一年,家里里里外外全我包揽,每年大到你家需要贴补的用度,小到你父母生病需要寄的药,甚至你侄女出生的礼钱,全都是我在忙。在你最穷的时候,我是带着萱萱回娘家蹭饭,把我妈当保姆使唤才度过到今天。”
  是啊,我们一路相濡以沫,就算在最穷困的时候也深深爱着,默默付出过。结果我陪了你一辈子,比不过四天一座桥。
  你们是真爱,那我算什么?
  这种无法解释的尴尬与吊诡,说到底,是因为婚内出轨这种行为动摇了婚姻的基础:彼此忠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追求,我们无权干涉,你当然可以选择浪漫的多爱模式,那样你就不要结婚,或者应该先离婚,那样你随便怎么爱。但是如果你选择了结婚,就意味着你要承担夫妻之间彼此忠诚彼此专一的义务,你在婚内就应该有一份责任与担当,坦然接受婚姻的束缚。不要试图用追求真爱的动机去消解一切,去混淆出轨与不出轨的界限。
  我们都喜欢歌颂“择一人白首,择一城终老。”,为什么?因为婚姻的本质就是我割舍掉我的一部分自由,去陪你走过漫漫人生,陪你一个人到白头。
  如果你不愿意陪我走下去了,你不再相信我是你的人生挚爱,麻烦你给那个你不想要的旧人,留一点尊严。跟他断干净、离完婚,再跟你的挚爱滚床单、远走高飞。仅此而已。
  那个被绿的人,我爱情没了,我家庭没了,他没有办法,他只能认倒霉。但是,毕竟相爱一场,请你温柔相待,不要做落井下石的事情,不要给自己的出轨贴上道德的标签,然后立一座高山一样的纯爱牌坊,弄得最后好像是我的存在阻碍了你们的幸福一样。
  因为没有一个人能接受,我十几年婚姻存续的意义,最终只是为了成全你们。
  蔡康永在《奇葩说》里面说起过《廊桥遗梦》,他说:
  “你们为什么遇到今生挚爱要离婚?无非是希望下一次婚姻,能保住这个爱情。你势必要幻灭。你搞错了方向,婚姻不是用来保存爱情的,爱情一进入婚姻,就会转变为其他的东西,它会转变为家庭,它会转变为亲情,它会转变为信任与依赖,它就是不会一直是当初的那个爱情。《廊桥遗梦》为什么让我们这么多人为之打动?因为它没有变成下一个婚姻。如果她跟着那个摄影师走了,变成下一个婚姻,那个今生挚爱会变成一个丑陋的、尴尬的、冰箱里的、罐头里的故事。”
  一样的道理,不要再跟我说四天的爱情有多么特别与伟大,因为每一段爱情的开头,都是心头的朱砂痣,都是窗前的白月光。我和你之间曾经有过的刻骨铭心,你和他之间现在有着的刻骨铭心,刻骨铭心与刻骨铭心之间,并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可是你应当知道,所有的刻骨铭心,真正落实到婚姻之后,经过岁月的煎熬与打磨,最终都会变成一抹无聊的蚊子血,变成一碗寡淡白米饭。
  你觉得那个摄影师震撼了你的灵魂,是因为得不到的永远在躁动。
  所以你就幻想,如果我跟了他走,是不是最终我的生活就不会变得平淡?是不是最终我能留住窗前的白月光?是不是最终我就能一直把苹果握在手中而不让它变成罐头?
  对不起,你势必要幻灭。

新壕天地,  库布里克又用古典音乐把我们搞了一回
  我本来是冲着暴力去看的,可是我却没有从暴力场景中感到罪恶感,反而是亚历克斯的那首singing in the rain使坏事变的想歌剧一样唯美,好像那就是他的责任,他就应该如此。不一会,我就从后面那个新的亚历克斯看到了此处的隐喻性。他身上所含有的对暴力对性的痴迷就如他对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一样,是正常的,暴力和性其实就是政府人事严重的危险物品,就如某些政府把第九交响曲看做危险品一样(激起听者的反动情绪),有一个场景可以很好的证明这点:引起他们暴力冲动的牛奶,是从奶吧里色情女雕像的乳房中挤出来的。这也就说明人的暴力因子是天生就有的,而政府却想把他们排除掉,使所有人都变成热心于政治的保守派分子。
  这是我的脑中突然显现出几年前看的一幅漫画,一群脑中想着不一样图形的小孩,排着队走进一所名为学校的房子,然后从中走出的是脑中想着同样大小的正方形的孩子。这部电影的那个医院令我想到了我们的学校,老师整天用古旧主观的话语对我们说教,就像亚历克斯被迫看那些电影一样,以暴力的方式改变我们非暴力的思想,这就是所谓的政府,那里不论在哪里都一样,各行各业的人被各种政治言论和行业潜规则束缚,而我们却已经被戴上了不能闭眼的古怪仪器,手脚被缚,整天被政府强奸着大脑,就这么多了,有点烦动了。
  我觉得看库布里克的片子应该最先看太空漫游,收集大量资料,像看eva一样看它,之后他的片子就不那么难懂了(有个衬托了嘛)。
  对最后的那个两人在衣冠楚楚的人的注视下性交的场面有两个想法和两个电影,第一个就是暗示亚历克斯又恢复本性了(在贝多芬的音乐下与女人淫乱);第二,衣冠楚楚的政府才是真正的邪恶(在旁观看的绅士笑得多么开心啊,他们达到了自己的利益,露出了真正的邪恶)。电影分别是[400]最后的长镜头:安托万那不知何处的眼神和[搏击俱乐部]最后的男性生殖器的闪回。
  这是初稿,可能语无伦次,请见谅。

从小学开始看柯南。每一部剧场版都会看~这个也相当可以。
让我想不明白的是,怪盗基德冒充工藤新一也就算了,为什么最后还要亲小兰。。。服部平次在这部,似乎没有太大的戏份~啊~·我喜欢服部~··
感觉《名侦探柯南》已经进入了比较白热化的阶段。金山刚昌有没有考虑要来个结尾呢~

本文由新壕天地发布于影视推荐,转载请注明出处:想到学校,我内心的天平没法儿接收这样的怪圈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