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福尔摩斯变成歇洛克,不需要成熟与理智

2019-11-20 作者:影视推荐   |   浏览(94)

父爱是充满启迪和创造的。他可以没有钱,他可以不帅,他甚至可以不聪明,但他不能缺少爱。
山姆虽然只有七岁小孩的智商,但他对女儿露西的爱却胜过任何一个爸爸。他可以花整个下午的时间和露西一起在公园玩耍,他会一遍一遍地读着他朗读过千万遍的故事书哄她入睡,他也会跟自己的智障好友们为露西策划一场充满惊喜的生日派对。
在露西抚养权的争夺案中,山姆对露西的爱,让与儿子关系紧张的女律师受益匪浅,也感动了领养露西的那对夫妇,而主动放弃了他们的领养权。这个只有七岁孩子的智商的爸爸,用他纯真的爱,告诉了法官以及所有的父母,孩子需要的只有爱。
很多父母,他们嘴上说,爱自己的孩子胜过一切,但其实他们是在自欺欺人。他们希望孩子们按照他们所设想的那样成长,他们从不倾听孩子们的想法,他们不花时间与孩子玩耍和交流,他们只是希望自己的孩子“更快更高更强”,他们还会拿别的孩子来跟自己的孩子做比较......他们爱的真的是自己的孩子吗?还是爱着自己心里的那份对孩子的期望?
相比之下,山姆对露西的爱才是最纯真的。他与露西相互陪伴,建立共同的生活目标,虽然很多时候,他的确应付不过来。
最终,露西回到了山姆的怀抱,女律师也成为了山姆的好朋友,并且学会了跟儿子建立友情。
律师:“谁是你的典范?你作为露西的父亲,你希望像谁?”
山姆:“我自己,我以我自己作为父亲的典范。”
......
新壕天地,山姆:“好父母需要始终如一,需要耐心,需要聆听,即使听不进也要假装听。”

      成人的世界里对周遭一切都有了一个准则。这个准则看起来会无比正确,符合逻辑符合道德符合规律符合一切可以符合的一切,只是因为另外一个规律,这些准则会瞬间变得不那么美丽。
     
      这个规律是,极度的理智是冷静而残酷的。

我对经典文艺改编的影视,总不敢报太大奢望,可是毕竟忍不住想看一看,于是往往像探视被毁容的老友,有一分不忍卒睹的疑惧。盖.里奇(Guy Riche)执导、钢铁侠小罗伯特.唐尼(Robert Downey Jr)与大帅哥裘德·洛(Jude Law)联袂主演的新版《歇洛克.福尔摩斯》(Sherlock Holmes),是本季我最期待、也比较惶恐的一部电影,看完却出乎意料地满意。

     对于一个孩子,陌生的孩子,我们希望她可以成长在一个美好安宁的环境里,这不是对那个特定的孩子,而是对这样一个群体。当要着手去做,去为这个“不幸”的孩子创造完美的环境时,那个成人准则就生效了。依照成人准则,这个孩子需要一个健全的家庭,这个家庭的父母需要有着正常的智商情商,需要有可以赡养孩子的义务,他们需要和睦相处的能力,他们会为孩子提供一个充满机会的未来,独立的房间房间里或许还有钢琴小提琴九九乘法表,孩子会拥有完备的教育,只要她足够努力她就会拥有一个人上人的未来。他们被假设因为有正常的智商和情商还有体面的身份,所以他们能够应对这个孩子在成长路上遇到的一切问题,比如青春期的叛逆和孤独。
     
       可是,每个孩子都是不同的。
       你怎么就知道孩子需要的是你认为他需要的呢?

我对福尔摩斯的熟悉程度,远远不及大侦探波罗。然而,他之于我,却无愧引读这一类型小说的第一人。我初次认识他时,才七八岁,经由小叔滔滔不绝,历险了大名鼎鼎的《四签名》(The Sign of Four)。当时爸爸坐一旁含笑不语,许久之后,我才晓得,原来小叔的爱好,缘起在他,可谓兜了一小圈的直系点拨。待我长大一点,摸索出一卷旧兮兮的《福尔摩斯探案集》,边读边冒冷汗,却仍然要读下去,重温了《四签名》及初次亮相的《血字的研究》(A Study in Scarlet)。或许有点超心理负荷,《巴斯克维尔的猎犬》(The Hound of BasKervilles)未能继续下去,卡在我新近温习的“诅咒”一节。之后断续浏览一些短故事。倒是一早就被老爸提点福尔摩斯同恶魔、莫里亚迪教授(Professor Moriaty)之间旷日持久的缠斗。他们共赴黄泉的消息,触怒读者,弃意已决的道尔爵士,不得不再续福尔摩斯生命线,编派他绝地生还并继续抑恶扬善。这则人所共知的小八卦,在我,似乎比后来那些不太陡峭的故事更惊魂动魄。上大学后,因为某次奖项正好是本福尔摩斯的原版集子,聊做睡前读物读了些。此时完全不害怕了,只图懵懂前的一刻清醒,枝节全忘,唯有他被蒙头,依凭马蹄声判定方向那段,仿佛梦游人对昏睡者的呓语,静悄悄地上了心,在新版电影里,我又见到它。

       Lucy 和 Sam或许只是在玩一个父亲和女儿的扮演游戏,所以在成年人的眼里,这个游戏里他们太天真,他们是错的,这个小孩不应该存在在一个游戏里,她应该得到最好的现实。
        可是如果这个游戏就是他们的全部呢?如果这个游戏就是他们的现实呢?就好像生活对于我们一样。只是生活这个命题太过庞大,于是我们可以在生活里拥有不同的小生活,放弃一个还有一个,一个可以被另一个挤碎,另一个可以逼迫我们放弃我们想拥有的那一个。
      
       而当这个生活变成Sam和Lucy的唯一游戏呢?
       游戏里,我是你的爸爸,你是我的女儿,这个游戏的持续时间是一辈子。
       游戏这个词用在这里或许真的是过于残忍和不合适。
       但是我总是会想起小时候认认真真的把沙子当米饭和锅台的日子。

看片花时,老实说我有点错愕。以为唐尼应与洛先生对调,因为唐尼的外形同福尔摩斯不太相衬。道尔爵士笔下,福尔摩斯身高逾六英尺,由于瘦削,更显高竿,鹰鼻鹰眼,仿若洞穿世情,下颌坚毅,面部线条极为警醒。裘德·洛那雕刻一样的侧影,倒三分肖似,唐尼眼睛太大、鼻梁太平,正统烂好人一个,实在同杰里米.布莱特(Jeremy Brett)的经典福尔摩斯造型,落差有点远。我于是有点好奇,当然也很担心,这戏要如何演。

       有时候,对待这个世界,我们大可以不必成熟和理智,我们只要认真就好。

电影给我的初印象,相当动感,也可以说,逆传统。叫人喘不过气的急速打斗、紧密咬合的情节、回放案情时唰唰的单帧影像、有点嘻哈风格的配乐、在观者刚刚坠落紧张巅峰时,福尔摩斯忽然丢来一句Watson, what have you done?,又或者和法语巨人较力间歇,轮番说劳驾等一下(un moment, s'il vous plaît),狠力点你笑穴。倘使习惯了精习武道,单截棍、击剑、拳击都不在话下却很少连贯出招、几乎不怎么碎嘴的绅士福尔摩斯,初见像成龙大哥一样边打边落跑的唐尼,着实是种冲击。

本文由新壕天地发布于影视推荐,转载请注明出处:当福尔摩斯变成歇洛克,不需要成熟与理智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