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的命真硬,镜中奇遇记

2019-10-09 作者:影视推荐   |   浏览(112)

    最近正在猛K刑法总论,其中主要介绍犯罪、刑事责任和刑罚的基本概念以及与此有关的各种学说。有些学说引起了我的兴趣,比如“天生犯罪人”,说的是犯罪分子的人格与其他正常人有不同的地方,这也是现代心理学、生理学及其他相关科学试图探讨而未果的课题。这个说法倒呼应了“人性本恶”的辩题,如果人性是善的,那善花为何会结出恶果啊。影片的主演马克西姆.麦克道尔功力深厚,他的表演很有张力,他蓝色的眼睛略带忧郁,我总觉得他的罪恶并不是他基因决定的,而是这个歪曲的社会造成的。如同影片的开始老乞丐吆喝的:“在这个没有法律与秩序的世界,活着不如死去……”因此,我对“天生犯罪人”的说法有怀疑。但我又解释不来,如果人性不是罪恶的,那么社会上的那些恶又是从何而来,最原初的恶又是从何而来?我对目前自己生活的地方(包括有形和无形的空间)非常失望。所谓的神仙主宰着这个世界,他们把那些不认同他们观点的,不受他们法力控制的类群就叫做妖怪。妖怪四望茫茫,它们的灵性、翅膀、触角,在腐朽的空气中腐烂,之后蜕变成连他们自己也不愿承认的畸形怪物。
  
  在现代社会中,人是否还有自由意志呢?这些卑微渺小的生物不是屈服于自己的动物性,就是屈服于自己的社会性。好象是弥尔顿的《失乐园》吧,我记不清了,他说:“上帝拿了一个金黄色的圆规,在无限的虚空中划了一个圆,说,人类啊,那就是你的疆界,你们永生永世都别想突破它。”if so, 那么不要说一个人穷尽一生了,就算是人类的全体,从最早的哲学家到现在的还没忘记追问自己从何而来、要到哪里去的人们,似乎做的尽是无用功。虽然他们自己认为,尽管根本没有答案,但永不停歇地追寻答案,让他们如此快乐地活着、死去、复活、又进了下一个轮回,像夸父追日。

                                                         文:OneMyRoad
新壕天地,       第二部解释了红皇后与白皇后反目的真正原因,所以所有的爱丽丝梦游仙境的故事其实都是因为儿时的白皇后贪吃果挞(即水果蛋挞),又诬赖给红皇后引起的)。当然,影片还在拉出另一个有关疯帽子的成长经历,与寻亲之旅,当然又与爱丽丝有关。与此同时,不仅是在探讨爱丽丝的勇气与成长,更是用镜中的自我到发现自我的过程,强调爱丽丝认识到时间的真谛与逝去的意义。从第一部的“成长”到这一部的“成熟”,影片用镜子里的故事告诉我们很多。而当爱丽丝身着中国古式服饰赴会时,又加深了我的好感。
       这一部最为关键的道具是镜子,“镜子”是一种隐喻和象征,还可以指水、母亲或他人的目光等。“镜子”是先于“我”的一套机制,与世界本体论结构密切相关,可以理解为一种中介,通过这个中介我们得到关于认知自身的映像。爱丽丝通过镜子回到了疯帽子等一群伙伴身边,为了拯救疯帽子的家人,走上了一条与时间赛跑的旅程。当然,爱丽丝对镜子的使用,可以看成是自己走向成熟的一种象征。拉康就曾经说过,一旦婴儿与“镜像”发生认同,主体就产生了两个变化:其一是象征了“我”在思想上的永恒性;其二也预示了“我”异化的结局。对于爱丽丝来说,从畏惧镜子到勇敢走进镜子的能动性选择,成为了这一故事的关键一环。也就是说,爱丽丝发现可以通过镜子发现未来与现在的某种关联,并且发挥了镜子的功用,最终促成了爱丽丝再一次的挑战,并且深刻地挖掘了深埋在白皇后与红皇后之间的嫌隙以及疯帽子与父亲的隔阂。与此同时,爱丽丝将在镜子中发生的故事所得到的真谛带回到现实生活之中,并慢慢领悟了父母的爱。这可以看成是两个时空的一种结合,甚至可以说是两个时空达到了空前的统一。
       从第一部开始,爱丽丝从兔子洞到镜子进入到另一个国度,其实可以看成是对原著小说的一种改革与创新。《爱丽丝梦游仙境》是英国作家查尔斯·路德维希·道奇森以笔名路易斯·卡罗尔于1865年出版的儿童文学作品。这部童话深刻地影射着十九世纪中期英国的社会现实。随着爱丽丝的所见所闻所历,可以感受到这个时代处处拘于礼仪、古扳迂腐的生活氛围。不同于小说的是,在原著中的爱丽丝其实最后发现自己是在一场梦中惊醒,而在改编的电影中,无论是从蒂姆·波顿到詹姆斯·波宾的导演,在保留了人物造型哥特风的基础上,詹姆斯·波宾更是大胆地进行了创意。从一个果挞引发的血案到与时间赛跑的主旨,这些都与原著小说截然不同,可谓是一种创新!
      当然,每一次创新必然都会招致诟病,也会引发批评。但是,在这一部的导演仍是将这个有些荒诞的彩色世界刻画得惟妙惟肖,甚至让“时间”变得形象可依。“时间”这一先生,尽管迷恋红皇后,但是仍有着坚定的职业操守,对于红皇后的要求,并未答应,也为最终走向黑化,这可以看成是导演仍是将这个故事设定成一个童话,希望观看本片的孩子能够汲取营养,所以说,如果对剧情有“幼稚”评价的观众,可能只是不太喜欢这样的方式,而并非是导演的问题。当然,你可以说,迪斯尼还是有很多影片尽管是童话,但是依旧深刻的,诸如《疯狂动物园》中所有的物种都被拉回到现实,并且附诸了多重隐喻。不过,在影片的最后,我们还是看见了讽刺爱丽丝是“疯子”的一群人,以及求婚不成反而想夺走爱丽丝航海梦想的小人嘴脸,甚至还看到了19世纪对于女性从事工作的不屑之情。这些无不使观众从笑话中见到严肃、在荒诞里悟出理性。
      《爱丽丝梦游仙境》这本书已经被翻译成至少125种语言,到20世纪中期重版300多次,其流传之广仅次于《圣经》和莎士比亚的作品。电影到第二部,感觉已经没有了深挖的可能,好在这一部导演跳出了原著故事框架,为爱丽丝所经历的奇幻故事在保留原著小说精髓的基础上,谱写出了另一种可能。而观众所做的应该是尽情享受这一部新作,然后等待《爱丽丝梦游仙境3》……
(影评原创,转载请注明,否则后果自负,联系zhanglulu2013@foxmail.com)

写于2010-10-13
这部剧场版要比前两部好了很多啊,总算是让人感觉有点看下去的念头,虽然终极Boss在一开始就猜中了~~

本文由新壕天地发布于影视推荐,转载请注明出处:柯南的命真硬,镜中奇遇记

关键词: